位置:湖南新聞網 > 游戲娛樂 > 正文 >

益陽南縣一法庭庭長炮制假案176起 案發后潛逃近6年

2019年11月19日 18:32來源:未知手機版

歷史人物傳記,浠水天氣,非誠勿擾20號女嘉賓

當天,益陽市資陽區監委以余迪鈞涉嫌濫用職權罪、受賄罪,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。

7月12日,資陽區人民檢察院向資陽區人民法院對其提起公訴。

不速之客

房產經紀人的“誘惑”

2012年,余迪鈞45歲,這是他擔任南縣法院三仙湖法庭庭長的第八年。

這年5月,他原本平靜的生活被兩名不速之客打破。這兩人是房產經紀人管林文(另案處理)和金剛(另案處理)。

自2010年5月開始,深圳市開始對購房及過戶條件進行限制,大量有房產交易意愿的人員因不符合條件無法在深圳買賣房產。管林文和金剛看到了“商機”,想了一個賺錢的路子:先虛構債權債務關系,再通過協議管轄的方式將案件放到南縣人民法院審理,由南縣人民法院出具相關法律文書,來達到房產司法裁決過戶的目的。

為何選擇南縣?因為管林文和金剛都是南縣人。

管林文向余迪鈞提供了法院辦理類似案件的全套資料,并對他說:“訴訟資料我們都會準備好,當事人都在深圳且都不會來參加訴訟,你把相關法律文書做好以后,直接到深圳辦理相關手續就可以了。”

為進一步消除余迪鈞的顧慮,管林文做出“承諾”,“到了深圳,我們除了支付訴訟費,你的吃喝玩樂住行等費用我們全包,搞定之后還有"好處費"。”

余迪鈞很糾結。他在三仙湖法庭做了八年,眼下很可能被提拔。辦還是不辦?

房產經紀人又安慰他說:“當事人自愿達成協議,沒有損害他人的利益,沒人告發是不會發現的。目前全國都有這樣的操作,沒看到誰出事了。”

在“自欺欺人”的幻想和“好處費”的誘惑下,余迪鈞的防線很快被“攻破”。

權力失控

庭審和調解都是假的

彼時,深圳實施的住房限購政策如此規定:深圳市戶籍居民家庭限購2套住房;能提供在深圳市1年以上納稅證明或社會保險繳納證明的非深圳市戶籍居民家庭限購1套住房;暫停超出上述條件的居民家庭在深圳市購房。

王某現住深圳市龍崗區中心城福園小區。但在2012年,王某并不符合購房資格。他是如何成功購房的?

資陽區監委辦案人員介紹,根據王某的證言,他的房是通過深圳一家房屋中介公司買的。商談中,中介拿出一堆準備好的白紙讓他簽字,且許諾保證房子可以過戶。之后,中介通知王某去深圳市房產交易中心遞交他們準備的材料,一周后,王某就領到了房產證。

遞交的材料包括《民事起訴狀》、《當事人送達地址確認書》、《開庭筆錄》、民事調解書的“送達回證”、《執行和解協議》、執行結案通知書的“送達回證”等等。

但事實上,王某并沒有委托訴訟代理人,也沒有接到過法院的傳票和電話通知,甚至沒去過益陽南縣,更談不上參與庭審或者調解了。

“庭審是假的,調解是假的,只有執行是真的。”辦案人員介紹。多名購房者的證言顯示,他們原本不符合深圳購房政策,后通過房屋中介以虛假訴訟獲得法院裁決的方式,在深圳成功購買了房屋。

這一系列操作的關鍵人物,就是余迪鈞。

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,余迪鈞違反程序開庭,在未通知當事人且在當事人未到庭的情況下制作開庭筆錄,違規審判“案件”;違反執行規定,將上述虛假民事訴訟案件的法律文書帶至深圳,讓房屋買賣雙方補簽名字,并向深圳市房地產登記中心送達相應法律文書,最終導致該中心辦理相關過戶手續。

經查,余迪鈞與管林文等人炮制的虛假訴訟達到176起,致使國家稅費損失4800多萬元。余迪鈞本人非法收受他人財物54.2萬元。

畏罪潛逃

流浪貓狗一樣凄涼孤單

2013年11月,余迪鈞收到消息:益陽市檢察院已在深圳調查南縣法院法官辦理的案子。

余迪鈞知道自己離案發不遠了。他盤算著潛逃。

留置期間,他回憶離開的那一刻依然印象深刻。“2013年11月27日,初冬季節,天空灰蒙蒙的。從南縣人民法院走出來,我感覺腳踩棉花一樣輕飄飄。當時我并不覺得那是我和人民法院最后的"訣別"。出租車飛奔,南縣縣城越來越遠,我的害怕和恐懼被悲傷和沮喪代替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xnwa.live/youxiyule/78863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大圣捕鱼棋牌游戏
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破解版 泰达币诈骗 山西十一选五top10遗漏 北京快三走势图形态 北单比分推荐app 032期曾道人说 广东11选5稳赚技巧 扑克之星赚钱 软件安装 推广赚钱 北京pk10怎么下注